• 車型導航
  • 熱門車型
  • 8萬以下
  • 8-12萬
  • 12-18萬
  • 18-30萬
  • 30萬以上

醉酒女生被3名男同學抬至酒店 遭性侵后死亡

時間:2015-05-13 09:26  來源:紹興汽車網

  5月8日是湖南鳳凰花季女孩佩佩(化名)的19歲生日。這天,原本應該吃著生日蛋糕,與同學一起歡聲笑語的她,卻躺在一張冷冰冰的尸檢床上。5月6日早上8時左右,接到電話后前去酒店接佩佩的長沙市第八醫院急救人員,發現她已死亡多時。為了查清死因,家屬強忍著痛苦,決定為佩佩做尸檢。

醉酒女生遭性侵

  經警方初步查明,佩佩是湖南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大一學生,5月5日晚9點多,她與同校同學、犯罪嫌疑人王某以及其他三名同學(二男一女)一起外出吃宵夜,并喝醉酒。當晚近11點,在兩名男同學的協助下,佩佩被王某帶至學校附近某酒店。隨后,在該酒店402號房間內,王某對佩佩實施了性侵。第二天早上6點多,王某叫不醒佩佩,便叫來一起喝酒的幾名同學,撥打了120。急救人員到達后,發現佩佩已死去多時。

  接到急救人員報警后,長沙縣湘龍派出所前往酒店調查,并將王某逮捕拘留,以強奸罪立案。目前,該案已移交長沙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警方表示,案件的最終偵破,還有待進一步調查取證。

  佩佩確切的死亡原因,還有待最終的待尸檢結果和警方的偵查。根據酒店監控展示、警察的調查取證以及王某的供述,王某對佩佩實施性侵當晚,佩佩醉得不省人事,且處于生理期。

  回放:三名男子將醉酒佩佩抬到酒店

  根據事發酒店的監控展示,5月5日晚上約11點,王某一人走進湖南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正大門附近一家酒店進行了入住登記,之后,他又走出酒店。約一分鐘過后,在王某及另一名男子的協助下,一名男子背著失去知覺的佩佩進入酒店。展示顯示,在王某打開酒店房門時,佩佩被直接放在地上。門打開后,另兩名男子離開,留下不省人事的佩佩和王某在房間。

  三名男子的步態表明,他們當時都處于較為清醒的狀態。根據王某供述,當晚,他進酒店房間后,就對仍無知覺的佩佩實施了性侵。之后,他還洗了個澡,下樓買了一包煙。直到第二天早上6點多,一覺醒來的王某發現佩佩“不對勁”,叫不醒,便打電話喊來前一晚的同伴,等他們到達酒店后,才撥打了120急救電話。

  死者佩佩舅媽麻女士告訴記者,家屬第一次見到死去的佩佩時,佩佩的臉是腫著的,嘴唇發烏。警方告訴家屬,在現場取證時,酒店床單上“全是血”。

  家長質疑:佩佩是否被刻意灌醉?

  5月10日下午,在長沙市第八醫院附近一家賓館,記者見到了佩佩的父親及舅媽、姨父、小姨、伯伯等家人。女方家屬個個神情黯淡,擤紅了鼻子,哭紅了眼。

  佩佩父親說,女兒喝酒,是他們知道的。不過,佩佩已經成年,且“乖巧聽話,并不是隨隨便便的女孩子”,就沒有阻止她。逢年過節一家人在一起時,佩佩也會和長輩們一起喝點酒。

  佩佩舅媽麻女士告訴記者,根據警方調查,在4月20幾號,佩佩還和同一撥人一起喝過酒,喝了三瓶邵陽老酒沒醉,自己走回了宿舍。

  佩佩好友張同學告訴記者,佩佩曾在她面前說自己酒量好。“一次一起吃飯,佩佩一個人喝了一小瓶。但我還是勸她別喝。”

  根據犯罪嫌疑人供述,當天他們5個人一共分著喝了10小瓶酒。“她一次喝三瓶沒醉,真的是5個人分喝10瓶的話,為什么就她一個人醉的那么不省人事,其他人都還清醒?”

  佩佩家人覺得,在喝醉酒后,其他幾名同學就應該制止王某帶佩佩去酒店,而不是協助。“是不是幾個人都商量好了,刻意灌她酒?”家人告訴記者,與佩佩一起去的那位女同學,“至今打不通電話,也找不到她人。”

  佩佩家人表示,整個事件還有一點他們不能接受:“到酒店后,就一個人登記,三個男的抬著一個不省人事的女孩子住進去,怎么酒店的工作人員沒有多問幾句,沒有去阻止?”

  對于“佩佩和王某是男女朋友”的供述,家屬更是十分懷疑。就在今年五一,回家探望外婆的佩佩還對家人表示沒時間談戀愛,“現在課程多,又還要努力準備專升本自考。”與佩佩聯系頻繁的閨蜜,也不知道她有男友。此外,辦案民警告訴家屬,根據佩佩和王某之間的短信推測,王某是在追佩佩。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是男女朋友,佩佩在那樣的情況下,他(王某)對她做出那種事,也不應該啊。”

  今年4月12日,佩佩寫下一段勵志話語貼在宿舍書桌前,她通過微信照片發給了父親:

  “每天認真洗臉,多讀書,按時睡,少食多餐,變得溫柔、大度、善良,保持愛心,不在人前矯情,四處訴說以求安慰,而是學會一個人靜靜面對,自己把道理想通,這樣的你,單身也無所謂,你在那么虔誠地做更好的自己,一定會遇到最好的,而那個人也一定值得你等待。”

  家長的乖乖女 同學的“糖妹”

  在家屬提供的佩佩近期照上,記者看到,佩佩皮膚白凈,長相甜美,神態俏皮,脖子上還佩帶了一個佛像玉墜。

  佩佩的父親是一名中學教師,記者見到他時,他平躺在床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憔悴,消瘦,說話虛弱無力,強忍著悲傷,四十多歲的人看起來有五六十歲。說起女兒,他三度落淚痛哭,干枯的雙手捂住胸口,久久說不出話。

  在佩佩父親的手機上,記者看到佩佩發給父親的微信:有關泡腳禁忌的文章;“老爸在干嘛”、“老爸吃飯了沒,最近身體怎樣”;一張課表截圖,向父親抱怨“滿課”;向父親撒嬌,自己“摔了一跤,路都走不了”;發過去一盤餃子的圖片,報告父親自己在幫外婆包餃子……

  麻女士告訴記者,在佩佩父母到達長沙前,校方一直沒有說明實情,“只是讓佩佩父母來了學校再說。”5月6日下午5點多,忐忑的佩佩父母到達長沙。得知女兒死去的消息時,母親當場昏厥。

  “佩佩作為一個女孩子,我們想到的最壞的情況,也就是被人欺侮。根本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麻女士稱,佩佩上中學時與母親一起住在吉首,上大學后,幾乎每天都會給母親報平安。事發當晚,母親沒有接到佩佩的平安短信,便給她打電話,但一直都無人接聽。打給佩佩的好朋友,即與她一起去吃夜宵的那名女生,也沒接。

  佩佩母親是一名銀行職員,“平時冷靜、理智,但現在24小時都得有人看護,不準她看手機,不準她與外界聯系,怕她想不開。”因此,麻女士也不敢讓記者見她。

  在QQ上,佩佩一名張姓同校朋友告訴記者,佩佩“人長得漂亮,開朗,是個很好的女孩”,另一名田同學對佩佩也是如此評價。

  佩佩遇害后,10多名同學在她的空間留言,叫她“糖妹”,祝她生日快樂,就像佩佩還活在這個世界一樣。

如您向經銷商提及紹興汽車網 car0575.com 將會有更好服務和更低價格。
返回汽車網首頁

推薦車商 相關推薦

浙公網安備 33069902000159號

篮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