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型導航
  • 熱門車型
  • 8萬以下
  • 8-12萬
  • 12-18萬
  • 18-30萬
  • 30萬以上

男子摔下3樓胳膊“藕斷絲連” 5醫生通宵保手臂

時間:2015-05-05 08:20  來源:紹興汽車網

  昨天中午,老陳躺在寧波市第六醫院住院部的病床上,左側臉頰上大塊擦痕已經結痂,精神狀態不錯。

  他指給筆者看:左側整條手臂,被紗布包扎得比小腿還粗壯,“差一點就得像楊過一樣,下半輩子只有一只胳膊了。”

  那天,他從三樓墜落,親眼看到自己的左胳膊在身邊摔得斷裂,像掰斷的藕。當時,他都顧不得疼,只覺得心里一沉:“完了。”

  上天對他并沒有那么殘忍,經過一通宵的手術,他的左臂在寧波市第六醫院被接上了,雖然手臂的功能是否能完全恢復,目前尚未得知,但雙臂健全,就足以讓他感到慶幸。

  昨天,老陳的主刀醫生徐吉海說,這場手術,5醫護人員用了約7個小時,“手術時,血不斷動血管里噴出,我的頭上、口罩上、衣褲上全被染紅,手術還一度因檢測不到血色素暫停,還好,最后手臂保住了……”

  絕望——

  從3樓摔落地面

  他以為從此要做獨臂人了

  老陳,貴州人,41歲,三四年前和老婆一起到寧波打工,干建筑活,供10歲的兒子讀書。

  就是這樣的一個頂梁柱,在4月29日上午10點,發生意外了。當時,余姚郎霞街道裘皮城對面的一家居民小樓翻新,老陳在三樓敲墻,突然腳下踩著的鋼筋斷了,人摔了下來。

  樓下地面有很多石塊,不知是砸在石塊上還是墜落時刮到東西,老陳著地后,左側手臂下全是血,他艱難地轉頭,看到的是他一輩子也忘不掉的一幕:從大臂中間開始,手臂斷裂下來,只有中間連著幾縷血肉。

  老陳絕望了:下半輩子,自己只能做獨臂人了。

  工友們撥打了120,老陳被送到余姚當地醫院搶救,可他的手臂傷得實在太嚴重,動脈、靜脈都斷了,不盡快處理會有生命危險。醫院給陳師傅進行了拍片檢查、止血包扎,可無法處理斷肢。傍晚,待他情況稍微穩定,他被送到寧波市第六醫院急診。

  經過檢查,老陳左側手臂斷裂,盆骨骨折,同時出現氣胸,其中,最危險的就是斷臂,要立即手術。

  選擇——

  得知他是家里的頂梁柱

  醫生說,我們全力為他保手臂

  徐吉海,是老陳在急診室的接診醫生,也是他手術的主刀醫生。盡管離事發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但昨天見到筆者時,他一開口,還能感受到當時驚心動魄的場面:

  我在急診室見到老陳,大概是晚上7點。當時他左臂包扎得很嚴實,意識還算清醒,能進行簡單的對話。

  以他的情況,必須立即對斷肢進行手術,有兩種方案:一種是截肢保命,手術難度相對低;另一種是斷肢再植,手術十分麻煩,就是把斷臂縫合,一是有可能在手術中大出血,二是當時距離意外發生已經十來個小時,肌肉可能已經壞死,再植后,有肝腎損傷甚至死亡的危險。

  我把方案告訴送老陳來的親友,他們很堅定:要保命,也要保手。溝通中我得知,老陳還有個正在上小學的兒子,失去手臂,無疑是對這個家庭致命的打擊。

  我找了個醫生替我在急診值班,立即把老陳的情況向領導匯報,他也支持我嘗試第二種方案。

  “如果手術時有突發狀況,我們再保命截肢。”我這樣告訴送老陳來的親友。

  于是,晚上10點左右,老陳被推進了手術室,一個小時后,一切準備就緒,我們為他準備了7.5單位血小板和1200毫升血漿。手術開始,除了我,還有我們科另外一位醫生阮健,一位麻醉師,還有兩位護士。

  我們都知道,受傷后的6個小時是最佳手術時機,當時已經超時,這場手術就是在跟時間賽跑,既要盡早縫合減小肌肉壞死的可能,又要加快速度防止老陳失血過多。

  危急——

  失血到血色素都監測不到

  醫生的衣服全部被鮮血浸透

  手術一開始,和我們預計的一樣,老陳斷裂的血管有大量鮮血涌出,很多細小血管的血都是噴出來的,我的帽子、口罩、手術衣褲很快就全都染得通紅。

  “一邊輸血,一邊用鋼板做骨折固定,盡快吻合。”手術室里的空氣有鮮血的味道,氣氛緊張起來,我們簡單地溝通。

  這種難度較高的手術,我和阮健配合過很多次,很默契。在顯微鏡下,先縫合動脈,其次是3根靜脈,接下來是3根斷掉的神經,最后縫合肌肉和皮膚。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約凌晨兩點左右,傳來一位護士低沉而驚慌的聲音:“血色素已經監測不到了”。

  壞了,老陳盆骨骨折引發的內出血估計失血1000到2000毫升,手術過程中的出血量估算也有1000到2000毫升,而一個正常成年人人體內的血液也就4000多毫升,他目前已經處于嚴重失血狀態。

  手術前我們預測到的困難,還是來了。

  “手術暫停,包扎輸血。”我迅速做了決定,如果輸血后情況穩定,手術再繼續。

  我們又為老陳調了7.5單位的血小板和1000毫升血漿,等血的空檔,我低頭一看,衣服已經完全被鮮血浸透,又想起進手術室前老陳和他的同伴們期冀的眼神,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一定要盡力保住他的命,還有他的手,我默默給自己打氣。

  成功——

  血管、神經、肌肉,全都縫上

  斷掉的胳膊,“長”回來了

  補充的血還沒到,我抓緊去換了套手術服,過了約不到半小時,老陳輸上了補充的血,情況轉好,我們繼續在顯微鏡下縫合。

  一動三靜共三根血管縫好后,開始縫合神經和肌肉,這兩項和血管一樣重要,如果吻合不當,老陳以后的手指活動功能、手臂的抬、舉都會受影響。

  但他的創傷面實在太嚴重了,斷裂處的軟組織都壓得很爛,骨頭也有碎的,為了吻合到位,我們必須進行處理,處理好縫合后,老陳的左臂估計要比原來短5厘米。

  時間在顯微鏡下悄然溜走,等縫好手臂皮膚的最后一針,我和阮健相視一笑,昨晚那“藕斷絲連”的胳膊,又“長”回來了。

  這時,手術室的鐘表時針已經指向6點,我們跑贏了,最擔心的肌肉壞死的狀況沒有出現。

  一個通宵的注意力都在手術修復和止血上,并沒覺得特別疲憊,老陳的手臂再植手術很成功,但手臂功能能恢復到何種程度,還要看接下來一年的復建等治療和他自身身體情況。

  推開手術室的門,走廊里的窗戶射的朝陽有些刺眼,7點30分我還要去交班、查房,充實的一天開始了。

  昨天是老陳手術后的第五天,他的身體沒有出現異常反應,說明肌肉已經接活,但還不能活動,徐吉海說,左臂的恢復是長期的,未來還要做復建等治療,至少要等半年后,神經逐漸復原,手臂的功能才可能漸漸恢復,但最后能恢復到什么程度,還要看后期的治療情況和老陳自身的身體情況。

  他還想告訴老陳一句話:

  “老陳,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如您向經銷商提及紹興汽車網 car0575.com 將會有更好服務和更低價格。
返回汽車網首頁

推薦車商 相關推薦

浙公網安備 33069902000159號

篮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