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型導航
  • 熱門車型
  • 8萬以下
  • 8-12萬
  • 12-18萬
  • 18-30萬
  • 30萬以上

河南大學生扶起倒地老太被判賠7.9萬元

時間:2010-01-08 17:02  來源:紹興汽車網

  手拿判決書的李凱強希望通過媒體尋找目擊證人,為自己討回公道。

  小伙講述的車禍經過 老人騎自行車撞上他的電動車后輪

  老人講述的車禍經過 小伙騎電動車撞住她的腰

  6日下午,一位19歲的小伙來到晚報。

  他的名字叫李凱強。一坐下他就迫不及待地問起記者:路上有老人摔倒你敢扶嗎?記者回答“肯定會”。

  他搖搖頭,又問:“現在誰能證明我的清白?我當時是在救人啊。”

  接著,他講起了2008年8月21日,還是大學生的他,騎電動車回家的路上,扶起一位老人和前幾天收到法院判他賠7.9萬元的故事。

  他想找到當天的目擊證人。

  他重復最多的一句話:“我是清白的。”

  他是救人者還是傷人者?她是碰瓷者還是受害者?老太和年輕小伙的故事吸引本報關注,事實的真相也許讀者能幫我們揭開。

  一份判決

  小伙賠償“被撞”老太7.9萬元

  2009年12月28日,二七區法院給李凱強下達了一份判決書。

  判決書內容是這樣的:

  2008年8月21日15時14分,原告宋某駕駛自行車自鄭州市金水路由北向南行駛至河醫立交橋轉盤處被被告李凱強駕駛的電動車掛倒受傷。經醫院診斷后,由于沒有醫療費用遂回家治療至今。法院認為,李凱強駕駛電動車與宋某駕駛自行車發生交通事故。調查取證認定,無法查證是由李凱強還是宋某其中一方當事人的過錯而造成的,根據公平原則,法院認為,原告宋某的損失合理部分由雙方各承擔50%較妥。因此判決李凱強15日內支付宋某1萬元精神撫慰金及其他費用共計7.9萬余元。

  版本一“我是看她摔倒了,過去扶她起來”

  “我是看她摔倒了,過去扶她起來的……”昨天下午,李凱強說起前年夏天的這起事件,仍重復著這句話。

  李凱強是家中獨子。那天,他騎電動車經過鄭大一附院側門時,車子沒電了,他準備去親戚家充電,所以騎得很慢。

  就在他由西向東往棉紡路上騎的時候,在立交橋西北角,突然聽到“砰”的一聲,他感覺后面有東西蹭上他的車了。

  他扭頭一看,一輛自行車撞上他電動車的后輪,一位老太太坐在地上,嘴里“哎喲”著。

  “我毫不猶豫地過去扶她,可就要快扶她起來時,老太太一把抓住了我說‘你撞傷我的腰了’。”李凱強當時就反駁她說:“我咋撞著你腰了?”

  李凱強和老太太爭執了兩三分鐘后,已經有幾個路人圍上來,其中有兩位帶著小孩的中年婦女讓他趕緊走,并告訴他:“我們都看到了,你沒撞她,你別管這事。”

  沒過多久,這起碰撞引起了在附近執勤的巡警的注意。巡警問老太太,老太太反復念叨:“他騎車闖了紅綠燈,撞傷了我的腰。”

  李凱強說,他還清楚地記得巡警當時多次強調:“我再跟你說一遍,這兒就沒有紅綠燈。”

  老太太隨后打電話叫來兒子,李凱強也只好給父親打電話。

  此時,現場已經有不少圍觀的人,有人說:“這小伙子根本沒撞到她,她這是碰瓷,要訛人啊!”

  李凱強的父親來了,老太太的兒子索要醫藥費,雙方僵持不下,李凱強的父親陪同老太太去了鄭大一附院。

  后來事情不了了之。李凱強和父親以為風波已經過去了。

  版本二“我不會訛人”

  老太太身份證顯示:宋某。

  事發時接受媒體采訪,老太太說,她是去建設路辦事,騎自行車到河醫立交橋時,李凱強騎電動車撞著她腰了。“我不會訛人。”老太太反復強調。

  昨天下午,宋老太太在電話中告訴記者,那段時間,她是為看護在省腫瘤醫院住院的母親來到鄭州的。當天,她老家的親戚來鄭州看她媽媽,她去火車站買了車票后,去給親戚送火車票。她沿金水路順著T4路公交車的線路,由北向南正常行駛到棉紡路東南角路線牌及花池邊,高桿燈東4.8米處與臨近建設東路交叉路段中,行至河醫轉盤立交橋西柱子西側,突然有一個小伙子騎著電動車過來了,事后知道他叫李凱強,車后座上還帶著一個女的,沿建設路由東向西違反禁行規定超速急行,“他雖然讓過T4路公交車,但他的車把狠狠地撞到了我的腰部,將我連人帶車撞倒在地。”老太太說,她摔倒了后,上身就壓靠在車前輪上,將電動車車輪擠得緊靠柱子西北側,當時電動車沒法走了,“李凱強和同行的女的從車上下來后,女的將壓在我腿上的自行車搬起,向西北推了有3米多遠。”老太太講,李凱強隨后連拖帶扯將她移向偏西北有2米多,又迅速駕駛電動車逃跑有10多米遠,后被3個過路的給攔住了,李凱強才沒有“逃走”。

  這起事故改變了兩個家庭的生活

  被告李凱強:和出事前相比,話語少多了,沒事就待在房間里

  原告宋老太:車禍后在家躺了3個多月不能動,現在全身都疼得不行

  被告:李凱強

  公務員考試前夕接到法院傳票

  2009年11月,李凱強即將迎來國家公務員考試的日子,他以為完成夢想的時候到了。

  而法院的一紙傳票無異于一顆重磅炸彈,使原本一心應對考試的他心緒煩亂。父親安慰他說:“官司是我們大人的事,你只要專心考試就好。”最終李凱強通過了筆試、面試,即將政審。政審通過后他將成為一名特警。

  然而,李凱強的官司卻不如他的考試那樣順利,看到判賠的7.9萬元這筆巨款,他和家人陷入了無盡的煩惱中。

  李凱強父母每月工資只有1200余元,除非賣房子,否則他們根本賠不起這筆錢。

  為了節省家里的開銷,他在上學期間每月只有200元的生活費,一年四季穿的都是警服,有空他就回家幫媽媽做家務,幫奶奶打掃打掃衛生。

  “這件事發生后,孩子像變了個人似的……”李凱強的父親說,原來孩子很外向,他叔叔、姑姑一來,孩子和他們總有說不完的話。

  但現在,李凱強話語少多了,沒事成天待在房間里,因為騎電動車惹的“禍”,他現在出門也不騎車了,都坐公交。

  怕“惹禍”,坐公交也不敢讓座了

  李凱強的父親說,前段時間,他下班回家,聽孩子媽媽在念叨,說孩子跟她說,下午他坐公交,一位老先生站在他旁邊,他想了半天也沒給老人讓座,回家后心里不舒坦很久。

  “為什么不讓座?”

  媽媽說:“孩子告訴她,‘萬一我一讓,他再說我怎么著他,又是扯不清的事。’”

  父親說,兒子現在做事謹慎多了,他也教育兒子:好事該做還要做,但一定要看場合,如果很多人在場,可以做;如果就兩個人在現場,那這個事就不要做了。

  如果再遇到這樣的事怎么辦?

  李凱強回答說:“我會走開,不再理睬。”

  李凱強說,經過這件事后,他對人的看法徹底變了。在學校里,老師天天教他人民警察為人民,可當他真的做了一件助人為樂的事情卻遭到起訴。

  想上訴,只有找到目擊證人

  李凱強的父親說,當時現場有好幾位證人都為他兒子作了證。

  事發時,一13歲的男孩董斌說,當時,他和媽媽就在那立交橋附近等人,那位老奶奶繞著大柱子走,大哥哥(李凱強)準備右轉,老奶奶的車撞上大哥哥的車屁股。

  董斌的媽媽說,當時,她看到坐在地上的老太太喊電動車上的李凱強“你過來扶我”,李凱強猶豫了一下還是下車了。董斌的媽媽稱,當時就覺得這個老人可能要訛李凱強,因為這個老人和一般人被撞的感覺不一樣,她不查看傷勢,也不急著去醫院,非讓李凱強背她。

  另一位路人也說,這位老太太一會兒喊腿疼、一會兒喊腰疼。一個路人為了試探她,拿出100元錢給她,老太太伸手就去接,那路人說:“扔了也不給這種訛人的人。”

  李凱強的父親說,這些好心證人說的話,到現在還在他腦海里回旋,當時還有媒體報道。因為當初以為沒事了,他也沒有向這些好心人索要電話,有的好心人當時留的電話現在無法打通。但是,現在收到法院判決書,“近8萬元對我和孩子媽媽來說,要10年才能掙到”。

  李凱強父親說,他支持兒子一定要上訴,希望好心人能和他聯系,幫忙當回證人,他們全家會感激一輩子。

  “車禍發生后,我在家躺了3個多月,不能動,現在全身都疼得不行。”電話中,老人說,她只能和記者通一會兒話,時間長了受不了。她說,事發后,李凱強及其家人沒有給她掏一分錢,“我當時就給他們說得很清楚,送我去醫院看個病,拍個片子,花不了多少錢。”可是,因為李凱強家人的絕情,她家庭又貧寒,沒錢看病,現在成了癱瘓的人了,每天睡覺要人攙扶躺到床上,起來也要人扶,“原來我每月打工還能掙倆錢,現在這樣,孩子抱怨,還要老頭子伺候。”

  老人說,去年12月28日判決書拿到手后,她想盡早從李凱強家人那兒得到些錢,趕緊看病,可現在還沒個準信。“他要上訴好啊!”老人說,她支持,“我相信法律的公正。”

  “說我碰瓷的,都是李凱強的親戚”

  “碰瓷?那天在現場說我碰瓷的,都是李凱強的親戚。”老人說,事發后,李凱強家人來了,還叫來親屬10余人,當眾辱罵她,有一人還拿出100元面額的人民幣在她面前晃了晃說:寧可把錢扔掉也不給她,“這些人散布謠言,詆毀我的人格和名譽。”后來,她一度很壓抑,精神都有些恍惚。

  對事故責任認定書“有意見”

  (注:被告李凱強家人說,那天現場有很多目擊證人都能證實李凱強是純粹出于好心,幫忙扶老太太起來的,而老太太是“碰瓷”想敲詐的。但是,責任認定書還是“無法查清是誰的過錯”。他們有些不理解。)

  同樣,老太太昨天在電話中也透露了對當天出警的警察“有意見”。這在當初她給法院的材料中寫得很詳細。她說,當天其實也有3位好心的過路人在幫她,還幫她攔住了逃跑的李凱強,其中一個好心人還喊來了附近的警察。但是,警察到現場后,既沒當場做現場勘查,也沒做她的筆錄,更沒有拍攝現場照片,沒有繪制現場圖,現場物證也沒提取,甚至沒有提取那3個過路目擊證人的證詞,“特別讓我不理解的是,一個交警還叫李凱強打電話叫來他的父親,導致李凱強出于報復動機,捏造事實,說我是碰瓷的。”

  老人說,也正因為此,現場被破壞,最后交警部門出具“事實查不清”的事故責任認定。她說,她身體不能動,否則,她也一樣要找交警部門討個說法。

  事故認定李凱強無責任

  2008年9月3日,交警部門出具了一份交通事故認定書。

  認定書顯示:經現場勘查,調查取證,無法查證此次交通事故是由李凱強、宋某其中一方當事人的過錯而造成的。

  “既然沒有認定我負該事故責任,就不能認定是我的行為給宋林造成了傷害。”李凱強辯解。

  他的律師也認為,無法查證,可以說,李凱強無責任。

  同樣,李凱強父親說,法庭上,老太太對于李凱強是咋撞傷她的腰的也是一帶而過。老太太說,她被撞后,先后去了北京、息縣等一些醫院看病。

  這讓李凱強的代理人感到可疑:“骨折了,咋還跑那么遠?”

  代理人說,宋某的傷既然是骨折,骨折病人最怕挪動,不可能多次去多家醫院治療。

  同樣可疑的還有老太太前后兩份傷情鑒定書的法律效力。

  李凱強代理人說,從宋某提交的兩份司法鑒定看,一份鑒定結論是9級傷情、一份是8級傷情,兩份鑒定意見書都沒有附上職業證書,系宋某的單方鑒定,該鑒定機構也沒有資質。

  對于宋某提交的一份“錄像光盤”,代理人說,錄像光盤里的內容全是事后媒體采訪現場各方當事人的說法,不是第一時間的現場情況,也無法證明宋某的傷情是李凱強造成的。

  是否碰瓷無法認定,判決是公正的

  擔任該案的法官說,現有的證據無法證明老人是碰瓷,李凱強是被冤枉的。法庭上,雖然李凱強家人說是當時他扶老太太,并非撞著她了,但李凱強并未提供有力證據。對于老太太的傷情鑒定機構也提出質疑,是單方說法,李凱強庭前沒有向法院提出申請重新鑒定,因此,法院采納了老太太方的傷情鑒定結果。

  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中無法查證事故責任是其中的哪一方,那按照公平原則,雙方各承擔50%責任是符合法律規定的,判決也是公正的。

  多方找到的一位證人可以作證

  昨天,記者多方查找,終于聯系上當天現場的目擊證人之一——張師傅。他說,當天他騎自行車路過河醫立交橋轉盤處,“那位老太太在我后面,60歲左右,摔倒了,坐在地上叫住前面的小伙子(李凱強):‘你撞住我了……’”聽到喊聲,小伙子下來了,“其實,當時小伙子在老太太前面的,根本不應該碰到老太太。”張師傅馬上想到這個老人是碰瓷,因為那段時間碰瓷的特別多,他也有些氣憤,還停下來看了一會兒,后來交巡警都來了,“我當時看不過去,給小伙子父親留了個手機號,說有啥事,我可以給你作證。”

  當聽說小伙子因此吃官司賠償老人近8萬元,家人正找目擊證人時,張師傅說可以作證。

如您向經銷商提及紹興汽車網 car0575.com 將會有更好服務和更低價格。
返回汽車網首頁

推薦車商 相關推薦

浙公網安備 33069902000159號

篮彩app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 街机捕鱼游戏网络版 豪利棋牌送9元救济金下载 河北快三和值基本走势图 体彩新11选5怎么玩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安 广东好彩1推荐 足球比分雷 每天送救济金6元棋 …? 友乐广西麻将俱乐部开挂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历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顶呱刮中国红中奖图片 闲来安徽麻将安卓版 浙江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