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型導航
  • 熱門車型
  • 8萬以下
  • 8-12萬
  • 12-18萬
  • 18-30萬
  • 30萬以上

高速公路上修車車主遭索高價修理費 為還價下跪求情

時間:2012-04-12 08:36  來源:紹興汽車網

  昨日上午,在平頂山市果品批發市場內,50歲的孫自愿站在自家車前,介紹了事發經過。

  4月6日,他駕駛著自家豫DBF198輕卡小貨車,拉著從廣西桂林購進的5噸金橘,往平頂山趕。上午10點半,在隨岳高速進入湖北境內約20公里處,車右后輪固定輪胎的幾個螺絲斷了,車無法再行駛。

高速公路上修車車主遭索高價修理費 為還價下跪求情

  孫見狀撥打高速救援電話,對方給了他一個手機號。撥通手機后1個小時,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駕駛一輛面包車趕來。男子查看后說剎車鍋壞了,就開著車下了高速,過了一會兒,帶著一個新的剎車鍋和2個修理工回來了。

  “一開始我就問,得多少錢,他說(修車人)修好才知道價錢,后來兩個工人修理時,我又問多少錢,他們死活不說,都說修好才知道。”兩個工人忙活了將近2個小時后,男子稱剎車還有點問題,需要回廠里進一步修理。

  下高速回到修理廠,男子拿出一個清單,當時就把孫自愿嚇壞了:剎車鍋550元,工時費1000元,上下高速4趟600元,6個螺絲500元……最終加起來是4700多元。

  為還價,父子倆下跪

  由于長期跑車,孫自愿對修車還是了解一些的。“當時想著最多不過1000元,一聽4000多元,接受不了,我從1500元還價,最后加到2500元,他還不愿意,我當時就著急了。”在付完貨款后,孫自愿身上沒有剩下多少錢,還有很長的路要趕。

  “我當時著急了,就叫兒子給(修車)老板跪下,后來我也跪了3次,我們爺倆跪在他面包車前頭,后來他拉開車門走了。”孫自愿說,當時修理廠的很多工人都看到這一場景。無奈之下,他撥打110報警,后來又跑到朱河鎮派出所,派出所給他個電話,讓去找高速交警。一打電話,對方說車是在高速下修的,管不了。

  過了半個多小時,男子回來了。“他開著一輛警車,說‘老孫,知道你沒錢,最少4000元,要不然你走不成’。”擔心一車鮮果會壞掉,孫掏了3500元現金,男子又從車上搬了5箱金橘,才放了車。“我要他開發票或者寫個收據,他死活不肯。”

  昨日上午,筆者和孫自愿一起,來到平頂山南環路一家上規模的修理廠。一名維修工查看車況后說,按照孫自愿的描述,正常情況下,修車費應該是二三百元,考慮到高速施救的特殊性,五六百元比較合適。“應該是1000元以內,他這種小型輕卡,整個輪子下來也不到4000元。”

  修車男子稱跟高速交警“一個系統”

  當天,孫自愿注意到,他被帶到的修理廠位于荊州市監利縣朱河鎮,名字叫聯發汽修廠。“院子很大,里面停了好幾輛拖車和吊車,一個工人私下告訴我,老板一年100萬元承包了這一段幾十公里的高速,只要是高速路上車壞了,都要到這個修理廠。”

  昨日下午2時許,筆者以一名司機的身份,撥通了修車男子的手機。男子詢問了車牌號和車況,說“十分鐘就能趕到”。詢問價格,“得先見到車,看看啥情況再說”。修理廠屬于高速交警還是地方的?“是地方的,但我們是一個系統,車壞了就我這里能修。”能開發票不?“肯定能,都是正規發票。”

  下午5時,筆者亮明身份再次撥打修車男子的手機,當問及“前幾天是不是有個平頂山姓孫的修車時”,男子堅決否認,進一步確定其身份時,手機被掛斷。

  一個小時后,男子打過來電話,先說“沒有這回事”。隨后又堅稱孫一共支付了2500元現金,又自愿送了5箱金橘,至于下跪與否,“沒看見不知道”。修理廠和高速交警啥關系?這一次男子的回答又有了新版本:“貓和老鼠的關系,他們來我就跑。”

  高速修車,為何受傷的總是車主?

高速公路上修車車主遭索高價修理費 為還價下跪求情

  實際上,關于高速路上修車的投訴,屢見不鮮。有車主說,都是壟斷經營惹的禍,如果放開經營,就不會出現此類事件。

  針對此事,河南國基律師事務所主任李晴川認為,在高速上維修,或者到高速服務區維修,成本確實高于正常水平,因此收費稍高應屬正常,但需要在一定范圍內。目前來看,在高速修車這一領域內,存在著指定修理廠等壟斷行為,消費者無法享受到自主選擇權。這種行業壟斷,損害了消費者和其他修理廠的利益。

如您向經銷商提及紹興汽車網 car0575.com 將會有更好服務和更低價格。
返回汽車網首頁

推薦車商 相關推薦

浙公網安備 33069902000159號

篮彩app